한국 가을 10월 마지막 밤을  2012

再次離開韓國,是秋天了…

也許是季節的關係,人們的想法也改變了。也想暫時離開當下的生活,雖然所想要的就在身邊。韓國的秋天,不是存在於空間上的,而是內心裡的那一份孤單。

在韓國的幾天裡,是這首歌曲陪伴著我..

<잊혀진 계절> 被遺忘的季節,一如有著80年代的美麗旋律,卻由青春年紀唱來是少了低吟情感,但那一份念茲在茲的離別心情,也仍存留於韓國人身上。

也許是這種離別的情緒感染了我,就算置身在孤獨的他鄉,自己仍然對他會有著想念,像是想念一位離開了的朋友。有時會想起當時的快樂,以及朋友們的何去何從?

전람회 1집  김동률 서동욱  金東律 許東予 <展覽會> 1994

韓國90年代的青春記憶是什麼呢? 總會有一首<展覽會>的歌曲吧。

<記憶的習作>、<醉中真談>和<十年的約定>這些歌曲總是帶著離別的感情,但卻不只是歌者金東律自身特有的感性而己。如果要體會這些歌曲或許需要知道些小小的故事,一個關於時間之流下青春迷惘的,一代青年離鄉的故事。

或許比起上一代人離開韓國的90年代青年是幸運的多! 出國這個選擇多了份自願和對新世界的嚮往,因此許許多多的人選擇離開家鄉。卻又帶著一份對朋友知己的情感走向不同的世界,自此為他們的青春歲月譜出了共同的曲調 " 夢 " 。

所以在97年與李適合作了<鵝之夢>後,金東律也出國了。而他與出國後不再回來的許東予不同,金東律也許是出了國才明白自己所能做的,與家鄉的關係很深。他對生活的思考和他的情感,充滿著韓國特有的感性。 他有才能在外國發展,但他最好的作品卻仍是深植於家鄉的層裡,必然地他最後也選擇了回到家鄉。

很難想像90年代以後,如果少了金東律歌曲的韓國,還有誰能寫出這一代人共同的成長經驗? 也很難想像若沒有金東律歸鄉後,持續創作出這一代人結束青春後的心情轉變, 在越來越快的生活腳步下,誰的音樂又能給予他們如朋友般的安慰?

在聽過金東律的新作 <我們走向生活的世界> 那時的感動, 或許是這個年紀特別有感觸吧! 而這確實是能引起人們共鳴的一首好歌,是如此地靠近人們心靈和情感。一如金東律在音樂上的特質,特別的感性和真誠地與人交談。也因此自己常常視金東律為朋友的感覺, 走過青春迷惘和生活的方向後,是不是就剩下友誼了?

金東律的音樂就像四季總給人們一種時間感,是一種在人生路途上的時間感,而我們都在其中。

루시드 폴 Lucid Fall  5집  아름다운 날들  2012

Lucid Fall 曹允錫的音樂給人的印象並無特殊之處,但聽到最後卻會被吸引? 這是為什麼?

他的歌聲並不讓人驚豔,卻選擇節制地吟唱著每一首歌曲。這又是為什麼呢?

他聰明理性卻不流露精英習氣,他外在溫文卻待人樸素拙於表現。而Lucid Fall 的音樂卻有著相應的單純調性與紮實的能力。這種對音樂的能力,卻是讓許許多多的創作者所夢寐以求的!

Lucid Fall 的音樂有種極少見的節制,無論是旋律和情感等,卻不會讓調性過於簡單缺少色彩。他用一種節制的精神表現,也帶入各式風格的音樂元素,就在清唱之間豐富了每個層次。曹允錫注重細節和完整的能力,讓他的音樂存在著特殊的表現力。

曾聽曹允錫唱過 Nat King Cole 的歌曲,由此可知他有著過人的音樂能力,但這是與天賦無關的能力。Nat King Cole 獨一無二的個人風格是天賦,而曹允錫卻用紮實的技巧和對西洋音樂適切的掌握能力來表現! 曹允錫的音樂創作是建立在對自己的瞭解之上,因此形成了一種 Lucid Fall 的音樂風格。

Lucid Fall 寧靜的吟遊音樂不曾見過驚動任何人,這卻讓人容易忽略他的音樂的優異之處。默默地在今年 Lucid Fall 的第5張專輯發行了,也有更多人注意並喜歡上他的音樂, 也許這就是不用他過人的聰明來計算,卻選擇用一種踏實的個性,來行走這條音樂的路。

검정치마  Don’t you worry baby I ‘m only swimming  2집  2011

검정치마 黑色裙子到底是誰?

如果在’08年 黑色裙子出版第1張專輯時,就有一些人曾注意到他? 那今年黑色裙子的第2張專輯,就會讓人無法忽略他的音樂!

韓國音樂人們不約而同的都認為黑色裙子的音樂,是近年來韓國音樂的驚喜! 這樣的形容確實不誇張,因為我也是這麼認為的.. 在第1張專輯時或許仍有些莫名的原因無法使其發光,但在一些時間幾經調整後如今再唱起 <I like Watching you go> 這首歌時,著實讓我驚訝不已, 『黑色裙子的音樂以前有這麼好嗎?』

從此我每每注意著黑色裙子在音樂上的各個面向,不由得總會認為韓國音樂有了這樣的音樂後,將對今後的發展幫助很大! (他的音樂讓我不知不覺地會用韓國的思維來看待這件事) ,而這是為什麼呢?

如果說東西方音樂有基礎上的差異,簡單地說就是注重的部份不同。『西方音樂注重和音的發展,而東方音樂注重的是節奏和旋律』,雖然經過長時期的音樂交融後,如今在音樂上的差異並不那麼明顯。 但要在亞洲音樂聽到如同西方音樂那樣豐富的和弦樂感,還是很難得一見! 而黑色裙子就是有著西方根基的音樂,卻不僅僅是如此。

黑色裙子 曹休日,是一個生長在紐約,後來回到韓國發展音樂的年輕人,西方音樂是他的根源,也用西方音樂的形式在韓國創作。他使用英語寫作,嘗試使用和弦特色發展他的音樂, (雖然韓國現在這樣創作的人也多了) 但他的歷程卻不同,他不是接受西方音樂, 而是他本身就是西方音樂! 並在回到韓國後必然經歷的衝突和改變,也成了一種強大力量,如今他的歌曲中的情感和思維,最終也將這些融入成為自己的音樂。

如果說十多年前如 tigher JK等海歸音樂人,帶回了美國Hip Hop音樂影響了韓國音樂的融合,並經歷長時間的發展後終於在韓國音樂裡生根。而現在黑色裙子的音樂,不論是精良的音樂性,或是創作等融合的能力,總會讓人期待下一輪音樂的發展。

我喜歡韓國音樂的原因,或許就是因為韓國音樂能夠在時間下不斷累積,更可貴的是因為外在的改變卻能夠不停滯的前進。

자우림  陰謀論  8집  2011

年紀到了中堅樂團的紫雨林,怎麼還是這麼愛玩音樂呢?

在今年看了YB和紫雨林長時間的表演,和YB那總是念茲在茲搖滾精神不同的是,紫雨林的變化多端開始迷惑著我,直到現在我卻對他們改觀了!

有人說紫雨林在自身音樂的創造上已到了全盛期,而我卻不這麼認為。不過也因為是紫雨林的關係才讓我意識到,所謂的 “樂團音樂" 是在時間的累積下融合自身的風格直到成熟。紫雨林音樂雖未到全盛期,但在對音樂的能力和想法已經成熟,這也是事實!

1997年出道的紫雨林,沒有改變的就是他們對待音樂的那種玩樂態度吧! 縱使是年紀越來越大也不會聽到他們對音樂有什麼成見, 甚至在今年的舞台上終於能看到他們著眼於音樂理解力之上,更加發揮對於音樂的掌握與發展能力! 幾場叫人難忘的演出 詩人與村長樂團的<荊棘林>、山鳴樂團的<請在我心裡消失> ,紫雨林的演繹總是能夠充份地展現出優異的音樂性。

只是他們在對自身音樂上並不是那麼的儘全力到達完美? 他們給人的感覺總是那麼愛玩音樂!? 這事常讓我想不透,究竟為何不拿出自己最好的那一面,明明紫雨林可以? 也許這就是紫雨林歷經過音樂的多樣性所累積下來的吧! 這種方式雖然很慢,但卻能夠很踏實。